推进人民政协履职能力现代化建设 打造“离人民很近”的协商民主平台

2018-10-26 来源:广东政协网
 一、增强初心定力,锻造政协的人民心(1)人民政协的诞生是为了满足人民作为国家主人的需要,应始终与人民站在一起。 建立永不褪色,永不落后的人民的心是人民政协保持人民本质的本质,也是人民政协加强政治把握的内在要求。 1949年9月27日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次全体会议通过的“总则”第一段,“总则”第一条规定:“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以下简称“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是全体中国人民。民主统一战线的组织旨在通过各民主党派和人民团体的团结,团结全国各民主阶级和民族,共同实现新民主,反对帝国主义,封建主义和官僚资本主义,推翻国民党。反动统治,清除公开和隐藏的反革命残余,治愈战争创伤,恢复和发展人民的经济事业和文化教育事业,巩固国防,联合国家和国家世界等着我建立和巩固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人和农民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独立,民主,和平,团结和繁荣。 总纲的人民立场非常鲜明:全国政协的名称是人民政协,实行人民民主,发展人民的事业,建立人民共和国。 也可以说,人民政协的主权属于人民,主体是人民,主人是人民,主要目的是为人民服务。 因此,人民的心是政协的最初核心。 虽然过去《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组织法》已经过期并被后来的《组织法》取代,但人民政协的初衷并未到期。 无论你进入何种时代以及你正在做什么样的现代化,你都无法将这个人的心脏转移开来。 改革开放以来人民政协委员的基本事实都来自人民,新时期的人民政治应该更加纯洁,强大,强大。 (2)人民政协是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统一战线组织,应该被视为党的人民。 习近平同志关于十九大的报告大声说:“以人民为中心”;习近平同志在十三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也指出:“推进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和治理能力建设,巩固和发展最广泛的爱国统一战线,确保人民群众更加广泛,更加充实。更现实的民主权利,可以更充分地体现社会主义民主的优越性。习近平同志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六次集体学习会议上强调:“我们必须坚持人民的立场,贯彻党的群众路线,与人民共同努力,坚决反对'四个'。风,特别是形式。学说和官僚主义始终保持着党和人民之间的血肉联系。 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应该与党保持一致。在稳定人民地位的前提下,通过推进以人为本的现代化能力,在实行协商民主的过程中,我们应该与人民团结,真正下沉。了解人民生活的实际情况和需求,以明确的方式脱颖而出,为大众说话,真正造福人民。 (三)人民政协委员来自人民群众,应当为人民的根本利益忠实履行职责。 人民政协是一个统一战线家庭,由30多个部门组成,包括中国共产党和各民主党派。它不仅是一个专门的咨询机构,而且是一个重要的舆论渠道。它与党政部门相连,并与社会各界相连。高模式的特点和优势,人才汇集的影响,以及舆论渠道的上层。 但是,我们决不能在政协组织的“高位”。当我们是成员时,我们会飘走。我们将高高在上,与群众疏远。我们甚至会与群众和人民分开。我们绝不能把人民政协视为特权。丰富而着名的“私人俱乐部”和利益集团联盟。 从政协委员的组成来看,无论选择哪个部门,他们都是群众。虽然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骄傲事业,每个人都有自己特定的利益,但人民政协的身份是该部门的代表。 ,就是人民委员会,我们必须真正在群众中发挥代表作用。  二、激发体制机制活力,塑造群众身边民主(1)在“谈判什么”的基本环节中“与人思考”。 习近平同志在纪念毛泽东诞辰120周年的座谈会上指出:“在人民面前,我们永远是小学生。我们必须自觉地崇拜老百姓,向智者求助,求问我们必须充分尊重人民所表达的愿望和机构,创造的经验,所拥有的权利以及它所扮演的角色。 “政协正在谈判,政府是什么,监督什么,你应该诚实地向政府和人民提出问题,向人民提问,并向人民提问。”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政协章程》(以下简称《关于加强社会主义协商民主建设的意见》)要求:“规范谈判机制,认真贯彻落实党委,人民代表大会,政府,民主党派的规定。 ,人民组织等,并探讨选区和成员提出的问题。 目前,人民政协的磋商建议更好地体现了“为人民服务”的民主精神。 但是,党委,政府和政协基本上都提出了人民政协的专项磋商和各界专题讨论会所代表的部门协商。 人民群体,群体和社会中广泛征集的协商问题尚未成为当前谈判平台的既定程序。 因此,根据《意见》“一切权力属于人民”和《宪法》的规定,我们应该进一步探讨建立一个以人为本,以民意为基础的谈判议程形成机制,并着重于民生。社会主义人民主权的原则充分体现在基本联系上。 未来,无论是通过谈判还是以其他形式讨论提案,不仅可以由党委,政府或政协提出,也可以由民主党派,人民组织,部门,委员会,专业机构提出,企事业单位。 ,社会组织,媒体和公民上来。 (2)“谁来谈判”的主要环节“与群众合作”。 目前,党和政府有关部门,各民主党派代表和委员会的一些成员已经咨询和讨论了业务的主体。在中共的正确领导下,他们做了很多好事。 但是,还应该指出的是,在现代社会中,主体的利益变得越来越复杂,主张的利益越来越具体化,利益的表达越来越独立,只有群众能够真正代表群众。 例如,集体土地征地问题,我们不是农民,不可能了解农民价格下降的痛苦;例如,房价上涨的问题,房价的控制已经经历了几个政府,但监管的效果远非普通民众的意愿;例如,如果政府一直关注丑陋的问题,政府过去一直非常重视并投入大量资金,但为了换取“政府做好事的反应,群众呢不买账号“,”饭碗末吃肉,放下筷子和母亲“。 人民政协很少就这些人最直接,最现实,最无助的问题进行谘询,一般不会邀请有关人士作为代表直接参与协商,以及如何反映真正的舆论和民主?因此,要深刻反思和完善协商民主的协商机制,逐步树立公民参与民生问题的新常态,积极培育协商民主的积极能量和实际面貌,解决“协商民主”的主要环节。谁将谈判“。上层和下层之间的去极化问题,利基和群众,精英和企业主体中的平民。在现代社会,利用信息技术和网络平台开展参政工作,是提高调查研究能力,与群众联系,合作共事的有效途径。 要大力推进智慧政治协商会议的建设,为“互联网+媒体+协商民主”的讨论搭建平台,让人民真正感受到协商民主在我们面前。 首先,探索和与媒体合作,促进“打开讨论政治的大门”。 人民政协与电视台或网站合作开设正常直播的“普通论坛”。在筹备磋商会议期间,邀请了一些政协委员,政府官员,群众代表和舆论领袖参加。它们还可以在线和离线组合以讨论相关问题。进行公开讨论。 不同层次的咨询座谈会可以根据问题邀请群众代表参加。 二是进一步完善“委员会主场”绩效平台和“特委会成员有话要说”“有事要讨论”等专项咨询平台。 联通和四级政协委员及参与商家的激活,成为网络和线下政治参与的主要参与者,营造了“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全国委员会是一个家庭的民主协商氛围” ,活泼活泼。“ 三是加快数字政治协商会议的建设。 将规划和建设与数字政府相结合,开放政府的共享资源和平台,并引入政府部门参与线上和线下专项咨询。 四是加强社会条件和舆论中心建设。 反映社会条件和舆论已成为人民政协的一项重要任务。在专门委员会现有工作的基础上,可以建立各级社会信息和舆论信息中心,建立社会条件和舆论专题网站,以及“舆论”的移动应用平台。 ”。客观科学和原始的民意调查,及时掌握舆论,以及服务谈判的必要性。 除了广泛收集建议外,还通过网络专项问卷调查和通过列车开放舆论,广泛收集社会各阶层的社会和舆情信息,进行专业分析和整合,形成全国政协专业发布。 五是加强智库智库的建设。 在数字政治协商会议和舆论信息中心建设的基础上,将成立会议内外专家组,人民政治协商会议政治科学与管理研究所相应地建立。通过调查和检查等有效渠道,为成员和专家与基层工作创造条件。群众之间的直接对话和交流将发挥智库的作用。六是县级政协联络工作委员会试点工作延伸到镇级,地方政协委员被分配到基层工作委员会,为委员会成员与基层“紧密联系”创造条件。 。 (3)切实完善“如何谈判”程序,建立主要业务伙伴的合作与合作长效机制。 广东率先探索和发布《意见》,重点是完善谈判活动的组织运行机制和谈判结果的实施机制,确保政协组织和委员会成员在机构层面上表示;全面落实省,市,县各级党政。最高领导和部门领导领导对重点提案制度的监督,直接推动重点工作的落实,解决重大民生问题。 但是,当前磋商中的权利,地位,作用,信息,资源和准备工作也存在不对称和不平等的问题。 对于一些咨询问题,准备时间很长。为期半天的会议进行了谈判。许多参与者没有做好充分的准备。没有足够的时间在会议上发表意见。有些甚至没有触摸麦克风。 一些参与商业活动的政府部门没有充分发挥平等参与商业的作用,无论是简单地解释疑惑还是纯粹回应。 很多协商会议,没有讨论,没有审议的气氛,没有观点,没有问题。 只要问题已经结束,我就听到了发言并吸收了意见。我将提交决定并付诸实践。 谈判是一种民主形式,但它往往以形式流动,甚至存在着“不说,说,说出来”这一领域的问题。 因此,有必要进一步完善信息化治理,民主化,国家事务均等化的参与机制,在问题的收集,问题的确定,商人的选择,磋商的准备,咨询等方面。论坛,形成共识,会后公告,以及结果的实施。实施反馈,成效评估等方面,完善“如何谈判”程序,并分别制定每个细节的操作方法,从具体细节上确保落实谈判结果。   三、用好资政软权力,擦亮“履职为民”的金字招牌(1)始终把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视为协商和审议的主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对人民向往美好生活的向往是奋斗的目标。 这为我们确定咨询和讨论主题指明了方向。但是,从长期谈判问题的角度来看,它显然集中在宏观层面和经济领域,而且它更少涉及医疗,教育,就业,住房,收入分配,食品安全等具体的民生问题。和生态环境。这要求我们做出重大改变。 首先,我们必须密切关注当前人民生活中的难题。 例如,广东省政府宣布“2018年全省10人”,包括提高山区偏远地区学校教师补贴,增加对有需要人群的补贴,提高城乡居民基本养老金水平,改善有需要的人的生活条件,促进初级保健。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可以采用更民主的监督方式,监督民生措施并予以落实。 第二,要主动帮助解决群众的特定权益。 可以为会员开设常规热线和邮箱,并确保会员可以跟进请愿和信件等具体问题。 有了这个系统保证,你可以避免“我不想找到我,我不想找到任何东西”的情况。 我们必须再次坚持“为人民做人”。 由于政协的许多领导人都是政府的现任或前任官员,他们不可避免地会带来某些部门的利益和概念,所谓的部门在一定程度上会出现所谓的部门问题。不好。 因此,那种代表政府部门特定利益的“生活”,我们不能接受,不做,以免粉碎政协的“世界是公众”的金色招牌, “为人民的表现。” (2)密切关注人民群众的建议,提高效率和效率,提高人民群众的“含金量”。 现在我们国家已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时代。人民政协的工作也应尽快适应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它是提高思想和战略质量的能力现代化的重要起点。民主战略和战略的水平。 首先,在态度方面,我们必须有一种主权和荣誉感,“我有话要说”。 中国宪法规定的政治体​​制的顶层设计和治理结构一般可以理解为:中共的执政,人民代表大会的管理,政府的管理,政协的管理,参与民主党派和人民的监督。 其中,党的领导和立法,司法和行政都是硬实力。人民政协的管理是一种软实力,但这种软实力可以说明所有掌管国家事务的权力。以民主方式发言的权利是人民政协最大的合法权利。只要有合适的机会和适当的场合,他们就应该急于发言。 当然,这不是为了说话,敷衍,而是负责任和负责任的话,没有声音已经,重磅炸弹。 其次,在方法方面,有必要具有主体地位感并“有话要说”。 我们应该把自己放在同一个地方,感受同样的感受,提出问题,冷静下来,并进入情境分析问题。客观和现实地,我们有解决问题的方法。 当据说有标准时,据说它是接地的。 作为一个政治制度和政治人物,在政治的协商和审议中,我们永远不会说消极的言辞和沮丧的话。 同样,就效果而言,我们必须对主人有一种归属感,并且“说不要说”。 如果你这么说,那就是人们倾听。如果你这么说,最好不要说出来。 据说,人民政协是一个智库和专家图书馆,但并不需要所有的专家来对抗这个世界,所有的药物都包括在内。一切都说,一切都很好。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特殊的——。它的长度为——越来越长。 虽然没有声音就没有调查,即使没有调查也没有科学方法和深入分析,没有话语权。 俗话说“耳朵是虚拟的”,如网上传播,信仰,听人,必须科学分析,理性判断和准确验证,不能立足于手。 即使它是“视觉相信”,我们在社会中目睹的“羽衣甘蓝花”也常常是荒谬的。 当孔子被困在陈才身上时​​,他看到“严慧珍和他的妻子”成了“相信眼睛的人,但眼睛仍然不可信;心也是心,心还不够”因为它被记住了,所以要反思一下。 如果委员会的每个成员都专注于“自我修养”,那么就可以用一个词来说,然后用专家的话来说。 通过这种方式,作为执政党的好朋友,成为政府的工作人员,就足以有胆量了。 (3)弘扬人民政协的优秀品质,努力做好人民。 党和人民信任并选择我们,并给予我们政协委员的地位。我们要对党和人民负责,团结党,为人民服务。 我们必须认真贯彻落实“十七大精神”和中国共产党十九大精神,始终坚持“党,政,军,人,东,南,中”的政治立场。中间,党领导一切“,我们必须”用政治清楚地说话“; “中心”的价值取向应该“促进改革和发展,使全民更加公平”;始终坚持“党的领导,人民是国家的主人,法治和国家的有机结合”的工作要求,以“求真务实,提高谈判水平的能力”。按照“了解政协,谈判,审议,纪律,规则,行为”的要求,我们必须做好“委员会运作”,并以自己的实际行动提交一份好的业绩报告。 “我心中有一个很大的目标。泰山不会屈服。” 这个大目标是政治责任。要落实成员的责任,必须牢固树立政治意识,整体意识,核心意识和意识。 党中央说“人民是中心”,我们的工作必须围绕这个中心,我们不能偏离这个中心;总书记说,“必须与人民的心灵,人民的心灵,人民的智慧和人民的力量融为一体的最大政治是重点。” 。 “我们将在审议中讨论这一点;总书记也说:”让人们真正感受到清干部,廉洁政府和清明政治都在他们身边。 “我们应该努力成为一个始终围绕着人民,在群众面前,在人民心中的人民委员会成员。” 简而言之,人民政协希望建立一个“贴近人民”的协商和民主平台。它应该做三个“到”硬实力,高水平和真正的努力:首先,心脏。 有了人民的心,一起思考,贴近心。 第二是人。 与人民一道,让群众感到他们正在谈判民主,彼此亲近。 第三是什么。 为人民寻求事物,并在现实生活中造福人民,事情是紧密的。 最后,用一首短诗来结束:人民政协最重要的话语权力,说这不是闲暇时间;提高质量和效率,并作为公众成员! [作者]黄庆勇,现任广东省政协副主席(主任级),暨南大学一道哲学和第六祖传文化学院名誉院长。 曾任广东省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省政府研究室副主任,云浮市副市长,省政府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政治协商规程》杂志编辑,副主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广东省委第五届,第六届和第七届会议。第八届,第九届,第十一届和第十二届全国政协常委,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清华大学公共管理学院领导研究中心顾问,兼职暨南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 他在各种报刊上发表了100多篇文章,他的作品《宪法》获得了国家和省级优秀科研成果等10多项奖项,并在清华大学举办了数十篇专题报道和讲座。省,市,县有关部门。